任睇No.1
  • 28º
  • 83%
  • 2022年7月3日 星期日

陶傑 - 拖至如今|油尖多士

英國最高法院正副院長宣佈辭任香港特區終審庭非常任法官,香港各界反應負面,特首本人與大律師公會均表示失望與遺憾。

但是,取消「外籍法官」制度,是特區親中愛國陣營的訴求,他們卻沒有「愛國群眾」歡天喜地,敲鑼打鼓,高唱「帝國主義夾着尾巴逃跑了」,令人有點詫異。

英國法官辭任,若由當今西方主流政治潮流的角度,也屬勢在必行,因為其「膚色身份」,留在香港前殖民地掌管司法權,在一片「當家作主」的口號聲中,已經十分敏感,早應知難而退,拖到今日才起身,不知是他們遲鈍,還是忍耐力超乎常人。

兩位法官辭任,令人遺憾與失望,並非客套說話,因為英國最高法院院長這級別的精英知識份子,不比一般華爾街掮客之類的洋人,其品格自律嚴格許多,不喜歡去卡拉OK夜總會,也不習慣揼骨洗腳,尤其沒有與中國裔市民特別是女人打成一片的偏好,對於這樣的人,有如擇友,像遇上一兩個性格耿介或志趣高尚,不是一般酒肉金錢的交往,而是以為彼此有共同語言,在價值觀上獲得認同,但凡文明人,當然尤其看重這樣的交往。

但既然中國一再宣佈對香港「實行全面管治權」,包括司法管轄權,西方洋人法官當然非常樂意退位讓賢。尤其今日中國國力遠超英國,而英國卻被評為「一個二流尾三流頭國家」,一切都符合基本邏輯,這是英中港都希望見到的結果,可謂三贏。
陶傑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