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睇No.1
  • 31º
  • 75%
  • 2022年8月13日 星期六

陶傑 - 人的問題|油尖多士

美國德州發生槍擊案,兇手是一個乳臭未乾的十八歲的青年,他殺死十九名小學生和兩名教師。如此兇殘,超越了管控槍支的範圍,再討論甚麼政治立場問題,沒有意義,這是人的問題。

美國立國國父華盛頓、亞當斯等人在憲法裏寫入擁槍權,最擔憂的是公民受暴政威脅和打壓,也希望公民捍衛自己的勇氣和力量,一直延及子孫後代。但他們看不到,也想像不到,兩百年多後,美國人口不再是當初五月花號的清教徒移民,愈來愈多人不再去教堂,不信上帝,反而捍衛聖經的總統遭到傳媒學界的口誅筆伐。

美國的國父不知道今日有許多美國人寧願吸毒,露宿街頭,等政府發福利,生產和製造業空虛,許多人大腦空白,或者裝滿垃圾資訊,個人生活無法自理,社區沒有自治精神,一片破敗凋零,這種人,即使給他一把牛油刀,也令人不放心。

美國國父寫憲法之時,想的是自理、自律和自治的公民,自己管好自己,知道為甚麼開槍。美國至今的槍支數字超過人口數字,並沒有每日發生槍戰,證明絕大多數擁槍的人,頭腦理性,符合公民資格。

但是,亦有另一部份且為數不少的人,在政治思潮之下,聲勢壯大:創造美國的信仰、秩序、法律,是他們的仇敵,像這宗案件裏的兇手,他的母親甚至聲稱兒子這樣做,「有他的理由」,然而是甚麼理由呢?連生活了十八年的母親也不知道,他們可以缺乏基本的是非善惡,卻有自己的「理由」,而且自己的理由大過天。
陶傑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