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睇No.1
  • 30º
  • 78%
  • 2022年10月2日 星期日

陶傑 - 老百姓的影像解釋|油尖多士

最近「老百姓」一詞引發香港網絡熱議,許多人問,老百姓應該如何翻譯為英文,既然香港要保持國際地位,因此討論其英文翻譯,確實有其實用考慮。

的確,老百姓是一個富有中國文化特色的名詞,字面翻譯,比不上影像畫面的表達,中國當代,最懂得在文化上為老百姓作定義的人,首屈一指是張藝謀。

張藝謀最好的電影,對於老百姓有最深刻的刻畫,尤其是一部「活著」,被影迷公認為中國最好的電影之一。「活著」根據小說改編,這部作品的主題,如果按照西方希臘史詩,或者聖經傳統,可以稍作文學潤飾,翻譯為「老百姓之歌」,從這個角度切入,可以增進自由世界公民對「老百姓」的了解。

「活著」之中的男主角福貴,體型單薄,手無縛鷄之力,嘴唇上有幾絲永遠也剃不乾淨的鬍鬚兩眼通常無精打采,但笑起來有幾分憨傻。女主角是他的妻子,通常眉頭深鎖,暗自垂淚。這一對夫婦命運坎坷,從家道中落到一貧如洗,由破鏡重圓,再到最終的孤苦無依,輾轉反覆,最大的領悟是「活着很不容易」,養兒育女的經驗是「把孩子拉扯大」,雖然一直謹小慎微,像躲在樹洞裏的小動物,躲不過頻繁的狂風暴雨,永遠是擔驚受怕的模樣。

張藝謀對老百姓的形象了解透徹,可以使鞏俐化身為「秋菊打官司」之中的農婦,「滿面塵灰烟火色,兩鬢蒼蒼十指黑」,無論男女皆然。老百姓是一個沒有個體意識,面目模糊的集體概念,有事發生的時候,老百姓通常是一臉茫然,事後大多是沉默不語,因為老百姓既沒有知情權,也沒有發言權,只希冀有活着的生存權。
陶傑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