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傑 - 高科技去廁所|油尖多士

港島一家甲級寫字樓大廈遭爆料,所有職員都要使用專屬的手機程式Apps,打開QR code,才能去廁所。而且專屬的手機程式要用公司官方電郵登記,以核實身份。

此外,想要去廁所,只能局限在自己租用的樓層,換言之,如果十八樓恰好廁格爆滿,急起上來,不能選擇去十七樓或者十九樓,一定要留在本層耐心等候。

對於上廁所實行如此嚴密的管控,在全世界,除了中國某些地方公廁,使用人面辨識系統監控用者使用多少廁紙之外,鮮有聽聞。但是,中國的公廁,據說由於廁紙時有濫用情況,實行人面辨識,甚至掃碼取紙,至少還講得出理由,畢竟站在營運成本甚至更加崇高的環保立場,管控的結果是節約廁紙,說出來也冠冕堂皇。

但是在香港甲級寫字樓,租戶每月租動輒支付租金過百萬,實行如此高效嚴密的管控,目的是什麽。其租戶的職員,大多是受過中英雙語良好教育的國際金融中心人才,他們會不會對商廈提供的免費廁紙,同樣有所覬覦?如果人性貪小便宜,不分貧富貴賤,則使用手機程式和QR Code 並不能阻止這些平時衣冠楚楚的中產白領一族,濫用免費廁紙,那麽利用高科技實行如此精確嚴格的管控,使每一個上廁所的人,其身份無所遁形,到底是為了什麽?

萬一有人食物中毒,腹痛如絞,或中老年男人常見前列腺發炎,來到廁所門口,手機電池不足,或接受訊號失靈,或手機程式故障,又怎麽辦?這類突發情況,看似鷄毛蒜皮,但是對於上廁所的人,即構成當前莫大危機,產生更多不必要的焦慮。

如果這種設計和管控,不是天生有虐待狂的傾向,難道是為了藉機顯示香港高科技根基深厚,手機應用深入廁所角落,以便吸引人才和資金?
陶傑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