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談——也談網購

  近日校園內貼滿反修例運動的文宣,其中一張引起我注意的,內有杯葛商舖的呼籲,當中包括罷看、罷食、罷買、罷飲、取消、唔用某些商戶,但唯獨一間用的字眼卻是「暫停」。不錯,那是折衷和曖昧的「暫停消費」。究竟是哪一間得享如此區別待遇呢?那就是某內地龍頭網購商,這反映年輕人或許抗拒中國,但有時「身體卻很誠實」,光顧內地網購已成了不少年輕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份。

  恕我大鄉里,我從來沒有光顧過那間龍頭網購商,我日常唯一的網購,就是在Amazon買書。我其實不太熱衷購物,幾乎是到了真的要用,才臨急臨忙地走去買,要不然就是等大減價買些衫褲鞋襪。當然我可能是極少數的例外。

  外國地廣人稀,到商舖購物不太方便,動輒要駕車一兩小時,因此網購變得必要,香港沒有這個問題。事實上港人一向愛逛商場打發時間,網購的最大好處反而是價格廉宜,這對消費能力不高的年輕人至關重要。

  至於內地,因為地方大,也因為政府銳意發展電子商貿,因此網購走在世界各國之先,有媒體甚至聲言,網購、電子支付、高鐵、共享經濟(最後這項我覺得有點言過其實),是中國的「新四大發明」。

  網購除了為消費者帶來方便,更讓年輕人創業成本大減,製造了大量網購個體戶,這有助增加年輕人向上社會流動的機會。但有得必有失,最受打擊的無疑是商場,內地商場很多時都較為冷清(食肆除外),且只看不買的多。多年前有香港發展商原打算以本港的一套往內地大展拳腳,大事發展商場,結果碰個焦頭爛額。

蔡子強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