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談——宿舍舍監一職

  大學有很多學生宿舍,宿舍都設舍監一職,由老師兼任。供舍監住的房間通常很寬敞,還有現金津貼,但不是很多同事願意任舍監。

  對我來說,每當想起午夜酣睡,又或者睇緊利物浦對巴塞、熱刺對曼城時,突然有宿生急病入院,或甚至鬧自殺,走來拍門找你,你要立即處理,這樣壓力實在太大。我希望放工之後,可以真的放工,讓自己真的放鬆。要自己一天二十四小時像拉緊的弓,諗起都怕。

  當然有很多同事比我熱心,並不介意「on-call 24小時」,但不代表沒有其他問題。舍監要負責管理宿舍,難免要處理宿生的紀律問題,包括午夜喧嘩、非法留宿,甚至異性留宿等。但問題是今天的學生都自由慣,不像以往般聽教聽話,因此舍監往往難免要做「醜人」,一個處理不周,雙方發生齟齬甚至衝突,事情鬧大,被學生聲討,甚至試過鬧到上校長那一個層次,那就讓人十分意興闌珊,當事人有否為此心灰意冷、悔不當初,我不知道,只知道他後來再沒有出任舍監了。

  就算我有一些以前搞學生會而今天做了老師的朋友,對學生事務特別有感情,但舍監做過幾年便算,算是經歷過,還了心願。

  也有一些很正面的例子。我記得當年自己唸研究院時,遇過一個很好的舍監,他夫婦立下宏願,就是每個學年都會把所有宿生分批請到家中吃晚飯,好好交流,由學習、就業、關心社會,天南地北,無所不談,真的很想透過舍監這個崗位,多了解年輕人。至今我仍然十分尊敬這位舍監老師。

蔡子強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