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談——曲解「歧視」

  隨着中國武漢肺炎個案不斷增加,突破萬計,疫情愈發嚴重,且向外輸出了不少病患者,世界各地已陸續限制中國旅客入境,在香港要求政府也對內地旅客全面封關的民意愈來愈強烈,但在上周五的記者會上,林鄭月娥卻仍然貫徹其一貫本色,堅拒民意,她還搬出世界衞生組織作擋箭牌,指封關是「歧視」內地人云云。

  如果不是像其舊老闆梁振英般存心操弄「語言偽術」,那麼「專考第一」的林鄭,就是明顯混淆了兩個基本概念,那就是「歧視」(discrimination)和「區別看待」(differential treatment)。

  現實生活上,對不同類別的人,予以不同待遇,這是難以避免,甚至是無可厚非的。是否構成歧視,關鍵是構成區別看待的原因,在那一項處理上,是「相關」(relevant)還是「不相關」(irrelevant)的因素。如果原因是相關的,那是「區別對待」,如果是不相關的,才可算是「歧視」。

  舉個例,在大學裏,教師到圖書館借書可以最多借六十本,研究生是四十本,本科生是二十五本,這不是學歷歧視,而是假設不同崗位,不同研究水平,有着不同程度的需要,是「相關」的,是「區別看待」;但如果男教師可以借六十本,女教師卻只可以借四十本,那就是「不相關」的,就是「歧視」。

  現時從數字上可以看到,武漢肺炎已經在中國全國擴散,香港單是限制武漢和湖北的旅客入境,能否足以堵截帶病毒者,頓成一大疑問,因此為了有效防疫,擴大至對內地旅客全面封關,根本無可厚非,這完全與防疫是「相關」的,而非「不相關」,就算本港權威傳染病學專家,也表示要採取「非常果斷措施」,把關口人流減至最低。因此這根本與歧視無關,林鄭的「歧視論」,只是為自己的冥頑不靈,混淆視聽而已。

蔡子強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