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談——多災多難學年

    我教了二十多年書,從未有一個學年,像今年般多災多難的。先有反修例風波,後有武漢肺炎,大學要長時間停課。

  上學期發生反修例風波,十一月初大學開始停課,結果剩下來三、四個星期的課,最後還是上唔到,只能靠網上學習。下學期,原本大家終於學懂珍惜,「原來有種幸福叫上堂」,於是振奮精神,打算好好上好下學期的課,結果一場武漢肺炎,把一切打亂,學校再度停課,更甚的是,上學期是上剩三、四個星期的課,如今下學期卻是只上了三、四個星期的課,情況要比上學期更糟糕。

  現時,其他學校把復課日定為三月二日,但中大維持在二月十七日,但改用網上視像教學,這兩個星期,我們被囑咐要好好學習使用網上視像教學軟件,為復課作好準備。校方同時指示,用網上視像教學之餘,不能妥協教學質素云云,但大家都知道這純粹是「官話」,哪有可能不受影響?大學網上討論區流行的一個黑色笑話是,很想知道可以如何網上上體育課如田徑、游泳、足球……另外,那些要用到校內實驗室和studio的課又如何?fieldwork可以如何做?評核方式是否可以完全取代quiz、測驗和考試?

  大學裏有近兩成學生是內地生,新年時都返了內地度歲,如今不知道有多少來港?有多少受到「軟封關」影響?來港後又會否因大家對疫情的憂慮以至恐慌,而發生磨擦和衝突?這些都是復課後要面對的問題。

蔡子強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