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談——雞飛狗走

    過去一個星期,我有幾位定居英國或子女留學英國的朋友,都撲倫敦返港機票,並為此「倒瀉籮蟹」,炒賣至四萬元也要「硬食」,這全因英國約翰遜政府起初的「集體免疫放任策略」(或港人戲謔的所謂「佛系抗疫」)而嚇怕,弄到大家雞飛狗走。試想想,若然咳嗽不止,甚至發高燒,都要先留在家中起碼七天,之後才能致電NHS(國營醫療系統),經它轉介才可入醫院,到時人都可能半死不活了,且朋友親人曾經試過致電NHS,發現長時間沒有人接聽。

  有朋友說寄了口罩給女兒,但女兒卻告訴他,在當地戴口罩會被人吐口水,甚至被打,她班上便有同學因戴口罩而被打到口腫面腫,朋友十分擔心當地會出現針對亞洲人的racism,以及女兒的人身安全。惟有希望隨着英國疫情吃緊,當地人會改變對載口罩的觀念和習慣。

  其實美國《時代》雜誌,近日也有文章專門探討戴口罩這個問題,文中提到這牽涉文化差異,西方人的日常社交,眼神、表情(甚至親吻面頰等)都是當中重要部份,因此不慣戴口罩,戴者會被視為異類,更有老師說,返校戴口罩,會嚇怕其他小朋友,讓大夥兒恐慌;相反,香港人十七年前沙士的慘痛經驗,讓大家從此接受戴口罩成了日常保健的一個重要部份,見怪不怪。

  朋友花了四萬元撲機票讓女兒返港,他說女兒曾經為此與他爭拗不休,覺得太貴太不值。我跟朋友說,我明白他與女兒的分歧所在,但作為父親,就算只有一成風險也不想博,但無論如何,他也應該高興,因為這顯示他女兒生性,識得為父母設想,這顯示女兒已經大個女了。

蔡子強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