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談—— 「學者」也有「大媽」時

    上周五晚,特首記者會公佈抗疫措施加碼,不但康樂設施要關閉,更禁止四人以上公眾聚集,同晚,英國首相約翰遜公佈自己中招,雖然朋輩間在社交群組第一時間揶揄約翰遜,尤其是他起初的「集體免疫放任策略」(又名「佛系抗疫」),但說大家心裏不無震撼就是假的。

  翌日,到超市進行每逢周末的例行「入貨」時,只見人山人海,掃貨潮再現。最後,我還是忍唔住,掃了一條廁紙,又掃了兩樽滴露(但其實我家裏還有一條廁紙和大半樽滴露存貨)。之後,大包細包、論論盡盡的返家,走進升降機時,不知是否因為心中有鬼,覺得內裏一位住客,望了我一眼之後,唉了一聲,或許他心中是如此想,想不到,堂堂一個「知名」學者,最後竟然變成了一個搶購廁紙的「大媽」!

  無論如何,經過這次入貨後,水電不由我控制,隨此之外,家裏的糧油罐頭,生活和抗疫物資,已經有夠我一個月用的儲備,就算是必要時供飲用的樽裝水,也夠兩個星期用。我相信這已經是自己家中史上儲存物資的最高峰。當然,現時大家面對的,也是二次大戰之後的最大全球性危機,甚至可以說是百年一遇。

  但周末外出入貨時,還是做了一件「風險」性活動,那就是到理髮店剪髮剃鬚(無錯,我是需要剪髮的)。剪髮剃鬚時當然得除下口罩,且刀剪也有衞生上的疑慮,又有肌膚接觸,所以有一定風險。但無辦法,不快些去剪,若然遲些時候,政府禁令進一步擴大,涵蓋面包括理髮店,那就連剪都無得剪了。惟有快快剪完,快快返家徹底洗澡。

蔡子強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