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談——有種幸福叫上堂

  徵得學生同意,今年復活節照舊上課,可以早一周教完書,早點考試,讓他們不同科目考試不用擠在一起,因此過去一星期已是最後的教學周,落堂前半小時,與學生臨別感言。

  我說今個學期只跟大家見過三星期面,實屬一大遺憾。過往同學聽到不用上堂,或許會喜不自勝,但如今大家或許終會感受到,原來有一種幸福叫上堂。大家選擇入讀中大,除了因為中大的學科和教研口碑之外,相信或多或少,都會因為中大優雅的校園環境和人文氛圍,如今卻變成只能在家中網上上課,點都打了折扣。校內所有設施包括圖書館長期關閉,想借本書都難;限聚令下,所有活動停止,想與同學切磋砥礪也苦無機會;就算想游水,也都只能望住泳池望梅止渴。說教與學的質素沒有受到影響,只是自欺欺人。

  因此我跟同學說,若然下學年能夠正常復課,大家定要好好珍惜,不要輕易走堂,不要輕言罷課。同學也感慨良多,大都說未來會好好珍惜,但低年級同學還好,還有幾年可追,但畢業班同學卻黯然,畢業論文和final year project都沒有做好,且沒有photo day,沒有farewell,無聲無息的離去,沒有想過,大學生涯結束得像落雨收柴,實在是一大遺憾,且畢業後還要面對百業蕭條,以及搵工難,只感到前路茫茫。隔着電腦和Zoom,我都感受到大家一份悵然。

  大家都好想見面,下課前,我跟同學許下承諾,這個暑假我該不會離開香港,當限聚令結束,校園恢復運作,我可以借到課室,大家再好好一聚,到時我請大家食tea,見面談個痛快。

蔡子強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