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談——澳門緣份

  上周賭王何鴻燊逝世,他的傳奇一生亦成了城中連日話題。至於我,則想起了三十年前,初出茅廬時,在澳門工作過那兩年歲月。

  研究院畢業後,在澳門大學找到教席。那時工作量不多,一星期只需教三天書,有些同是香港背景的同事,選擇在教學日即日乘船來回香港,但我沒有家庭考慮,也不想太過頻撲,亦想多了解澳門這地方,於是選擇住在當地。

  那時賭業仍未開放,亦未有內地客自由行,澳門不像今天般發展得高度商業化和繁盛,又未到九九年回歸前夕那幾年的黑幫腥風血雨,澳門仍是一個頗為寧靜、簡單、有點歐陸風情的小鎮,除了周末較多港客,較為繁囂之外,周一至周四,大家都能「慢活」。

  當時我住在氹仔,平日黃昏放工,都會到那裏的小店晚飯,很多時自己一個人,便已經是店內唯一顧客,像包起了整間小店,舒適愜意。除了中國菜之外,當時在氹仔還有很多葡國餐廳,所以也可嚐盡葡國美食,如馬介休(葡國鹹魚)、非洲雞、海鮮湯飯、鴨飯、各式燒烤等。回想起那種悠閒、簡單的生活,也算是人生中一段美好的時光。

  兩年後,我回到香港教書。早年,每年還會回澳門一兩趟探朋友或講講座,但後來,澳門愈來愈商業化,以前光顧開的小店,不是已經被收購另行發展,就是因遊客多賺錢易,食物和服務都大不如前,再非記憶中般美好。再加上近年,不少朋友入境時都遭到刁難,到澳門還難過返大陸,我也索性省得麻煩,不想因被拒絕入境而成了新聞人物,於是便有十年未有再到澳門了,幾次被邀請講講座都推了,與澳門的緣份也愈來愈淡了。

蔡子強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