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談——派錢與消費

  近日收到不同銀行的短訊和電郵,推薦它們登記領取政府派發一萬元的服務。談到政府派錢,作為一個時事評論員,記得最初是九七之前,由當時的民協議員羅祥國提出,他以經濟學家的名義倡議,但當時社會及輿論不以為然,認為太過民粹。九七後,亞洲金融風暴,一九九九年曾蔭權推出一個變奏版——退稅,如今幾乎成了財爺每年財政預算的例牌菜式。至於人人派錢,那是要再等到曾俊華,二○一一年政府派了第一次錢,每人六千元,所以今次是第二次。

  如果純粹着眼於刺激消費和經濟,派錢無疑比退稅更加有效。退稅拿到最大份的是中上階層,但他們衣食無憂,消費水平不太受經濟景氣循環所影響,因此退回來的稅,大都存入戶口了事。相反,派錢人人有份,包括基層勞工、家庭主婦、年輕人,他們的消費,真的會看口袋裏有幾多錢而定,睇餸食飯。我的學生花錢速度比我快,我沒有甚麼東西想買(除了書和旅行),但學生對換季、追潮流、社交等都比我敏銳和多姿多采,唯獨是缺錢。

  當然,如果用消費券的形式來派錢,那就更能保證用於消費,而非被儲起來。但技術問題如防偽等,卻要耗費更長時間來準備,那就未能解決燃眉之急。

  我上半年最大的兩筆消費是換了部新iPhone,以及換了副新眼鏡,未等到政府派錢已做了。再加上今年怕且無得外遊,無論政府派不派錢,下半年自己再作額外大筆消費的機會估計不大了。

蔡子強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