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談——辰衝關門

  辰衝書店關門大吉,部份媒體煞有介事報道,傷春悲秋一番,說甚麼「一個時代的終結」云云。我心裏納悶,我也算是一個讀書人、買書人,從來對辰衝沒多大感情,友儕間也不談及,不覺得它是香港怎樣特別有意思的文化風景。

  早年,我要買英文學術書,會去灣仔「青文書局」,光顧店內一隅,專賣英文學術書的「曙光」,呂大樂和已逝世的丘世文,以及很多學術人和文化人都常客,「馬老闆」馬國明是我們的良師益友,會有很多心水推介,深受大家尊重。

  隨着時代轉變,大概二十年前,大家要買英文書,已經轉了去光顧Amazon等網上書店,貪安坐家中,按幾下鍵盤,推幾下滑鼠,買書完成,可靜待重甸甸的書籍通過郵遞送上門。書不是衫褲鞋襪,不用試合不合身,襯不襯自己,本本一樣,十分適合網購,而英文書售價又比中文書貴很多,Amazon有折扣,可以彌補郵費。

  辰衝從來不是我心目中那杯茶,它不會用折扣吸客,賣的書較為貼近洋人口味,不但是英文書,很多是大部頭畫集相片冊,後者在本地社會根本乏人問津,用今天的說法是比較「離地」,且是企業式經營,不會有「馬老闆」那種人味,沒親和力可言。它曾經打進大學校園,成為校園書店,但也沒有讓它變得成功,學生不買書固然是一個原因,也因它不樂於去變通,如今的大學校園書店,較熱中兼賣中文書,閒時也會搞些學術或文化活動如講座之類,務求更接地氣,搞活和顧客關係。

  辰衝關門,也沒有見到哪些學術人和文化人出來說句可惜。

蔡子強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