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談——從「頹飯」到「兩餸飯」

  雖然新學期開始,但因為繼續用zoom網上教學,同學不用回校上課,且宿舍和其他大學設施繼續關閉,於是校園水盡鵝飛,影響所及,膳食服務也大受影響。不但大部份教職員飯堂都沒有開,就算是學生飯堂,也只提供有限度服務,例如以往可以提供燒味飯、炒粉麵、碟頭飯、焗飯,甚至點餸食飯,但現時就沒有這麼多可以揀,只有少數幾項選擇,主要就是所謂的「兩餸飯」、「三餸飯」。

  以往學生飯堂,最著名的一道風景就是所謂的「頹飯」。「頹飯」之所謂「頹飯」,有兩大特色:一是價錢便宜,平過其他選擇;二則是因為平,只得將貨就價,用料也比較粗劣,像加工肉,如餐蛋、腸蛋、腿蛋之間不斷重複,被戲稱之為「無間輪迴」,又或者內地稱之為「澆頭飯」之做法,把通常有勾芡的餸預先做好一大鍋,你叫飯時,便一大湯勺的澆上一碟白飯上給你,經典之一就是魚香茄子飯,但當然因為要平就不會是即叫即做,於是往往因為放久了,而淪為一碟糊狀物體,被稱為「頹飯」可謂深得其形其髓。也有一說,之所以謂之為「頹」,因為可以使用單手湯匙來進食,但我認為應不在條件之列。

  但因為被人揶揄得太多,如今飯堂也從善如流,那就是所謂的「兩餸飯」、「三餸飯」,做法是先炒好四、五盤餸,如雞翼、排骨、肉餅、豆腐、蔬菜、蒸蛋之類,同學拿着有坑位的膠飯盤,揀兩三味餸,再加白飯,飯還飯,餸還餸,分別放置,觀感較好。起碼同學覺得有得揀,且一餐飯有兩三味餸,感覺上沒有那麼「頹」,且可以葷素配搭,也會較為健康。這也是從「頹飯」之上的一種進化。

蔡子強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