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談——愛莫能助

  限聚令放寬,晚上食肆恢復堂食,並延至十二點。過去兩個周末我都約朋友出外飯敍,見到所謂的「報復性消費」,商場食肆人頭湧湧,很多店內坐滿人,並無嚴格遵守政府規定,食客選擇「隻眼開隻眼閉」,畢竟很多食肆奄奄一息,不給它們趁機大啖幾口活命水,就真的會山窮水盡。

        疫情下,食肆不是最慘,它們還有外賣;還有「報復性消費」;仍有幾口活命水;仍有一絲曙光,但航空、旅遊、跨境巴士等行業,真的在漆黑隧道內不見盡頭,生意就算不是歸零,也跌了九成以上,而它們都是聘有大量人手的行業。

  一場肺炎令全球化大逆轉,各地紛紛封關,或入境需要被隔離一段日子,跨境人流大減甚至中斷,相關行業遭災難性重創,至今大半年,仍然毫無起色。本地消費會因本地疫情時壞時緩而起上上落落,但跨境人流看的卻不但是本地,還也要看外地,要彼此疫情同步解決,才能恢復,所以難度也更高。

  都說等到疫苗面世,問題便解決,但即使疫苗明年順利推出,但要生產到足夠劑量,供世人接種,且在如今國際關係緊張,國與國之間能放下藩籬,互認疫苗,恐怕不是一年半載內可以做到。

  以往一年坐飛機出外起碼四、五次,今年隨了一月到台灣看大選外,至今一次都沒有,且看不到今年餘下日子可以飛,勢要破我過去二十年來的紀錄。但這些都事小,企業裁員以至倒閉、港人失業卻事大。對於食肆等店舖,若然疫情許可,大家可以多光顧幾次,助人助己,但航空、旅遊、跨境巴士等,卻也愛莫能助。大環境如斯,除了黯然之外,真的無能為力了。

蔡子強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