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談——拜登勝出後中美關係

  經過幾天紛擾,周六晚拜登終於拿到當選所需的選舉人票。很多華人關心中美關係能否回暖?

  幾個月前,我曾經在別處以「修昔提底德陷阱」的概念來分析中美關係。半世紀前,尼克遜訪華,拉攏中國合力對付蘇聯,兩國關係破冰,踏入上升軌。到蘇聯倒下,之後發生九一一,阿蓋達、拉登、伊拉克、伊斯蘭國先後成為美國的心腹大患,「邪惡帝國」雖已過去,但「邪惡軸心」方興未艾,恐怖主義取代共產主義,成為美國頭號大敵。美國要中國支持自己反恐,不要扯其後腿,因而兩國關係仍能勉強維繫。但當反恐大業完成,大敵既除,中國作為政治盟友的基礎不再存在,反而在「入世」後經濟迅速騰飛,「大國崛起」,作為美國政治對手的矛盾逐步浮現。

  到了習近平和特朗普分別上台,兩者的急進和硬朗作風,造成「火星撞地球」,先有貿易戰,後有疫情算帳,中美關係跌入谷底。雖然如今出現政黨輪替,但我相信中美爭雄的基本格局已成,「中國威脅論」已成美國朝野共識,不會因拜登上台而有重大改變,調整的,只是姿態和手段。

  首先,特朗普性好出位,口沒遮攔,且不按常理出牌,因而激起糾紛;相反,拜登非高調之人,其言行不會那麼惹火,而中國亦渴望有個休戰期,培元養氣,因此雙方在姿態上都會有所收斂。

  但更重要的是,特朗普標榜「美國優先」,以及單邊主義,不但用來對付中國,亦影響到美國與盟國關係,在其任內,西方的團結,以及美國在全球的軟實力,大大遭削弱,中國反而利用這難得機會,擴大自己在國際社會和組織中的影響力。有見及此,拜登多次強調若然自己上場,會團結盟友,重建美國的全球領導地位。

  特朗普用貿易戰來對付中國,我相信拜登會改變一下手段,重建盟國間的戰略聯盟,改用TPP跨太平洋夥伴協定之類,重塑自己的產業供應鏈,對中國圍堵和封鎖。

  因此,拜登上台後,表面上,兩國的衝突和火花會滅少;但內裏,卻可能是「鴨子划水」,雙方低調地密鑼緊鼓,做好功夫,準備未來難以迴避的一場對決。

蔡子強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