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談——一個人舉起世界盃

  上周三, 一代球王馬勒當拿逝世,享年六十歲,舉世球圈共同致哀。

  馬勒當拿全盛時期是上世紀八十年代,那時香港仍未有收費電視和體育台,不像如今四大聯賽日播夜播,球迷每周都可以看到頂級球星如C朗拿度和美斯的精湛球技,直播賽事可謂寥寥可數。唯獨世界盃是個例外,一九八二年起,由TVB破天荒開始直播決賽周所有賽事(之前兩屆只直播了一場及四場)。因此,我和很多香港中生代球迷,其實是在世界盃看到馬勒當拿神乎其技的球技,留下不可磨滅的記憶。

  一九八二年世界盃,馬勒當拿雖嶄露頭角,卻尚待磨練,結果在對巴西一役,因踢對方球員而被逐離場,而阿根廷亦以1:3敗給巴西而出局。到了一九八六年世界盃,馬勒當拿的表現終於來個大爆發。講得最多的是,自然是對英格蘭那場,以「上帝之手」及「一個過五個」的世紀金球,個人獨取兩球,以2:1淘汰對手,這場比賽奠下了他神話般的傳奇。四強對比利時,又是其個人表演,梅開二度,助球隊以2:0淘汰比利時。到了決賽,對着出名難纏的西德,他被對手全場緊盯,似乎難有作為,阿根廷更被西德連入兩球追成2:2,當西德士氣正盛,眼看比賽要進入加時階段時,卻在八十五分鐘,馬勒當拿在被四個西德球員包圍下,卻在己方後半場交出一記致命直線,讓貝魯齊加快放殺入禁區,並射入對方龍門,絕殺西德,奪走世界盃。

  可以說,一九八六年,馬勒當拿是幾近憑一己之力,為國家高舉雷米金盃的。能夠相提並論的,在我記憶中,只有一九九四年世界盃裏的巴治奧,當年他也是憑一己之力,把意大利帶入決賽對巴西,可惜卻在最後關頭射失十二碼,功虧一簣。天堂地獄,從此成了各自的人生。

蔡子強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