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談——學期結束感言

  上星期是學期最後一周。最後一堂,我通常都會留下落堂前半小時,供學生發問,跟學科有關的疑難,學生自然可以問,但既是最後一堂,就算與課堂無關,能夠答的我都會盡量答。今次,我教的三班不同同學,不約而同都對時局和前途流露出迷惘,有些甚至問我是否應該移民,離開香港。我說明白大家的心情,但也勉勵大家不要太懷憂喪志,嗟歎怨命。

  我承認自己這一輩最幸福,成長時剛巧碰上冷戰步入尾聲,中美建交,中國改革開放,走向世界,廣結善緣,我這輩不但安享太平,也分享到發展的機遇和紅利,生活富足。但如今同學這輩卻有所不同,不但香港發展已達樽頸,社會流動減慢,更可悲的是,中美由過往的合作走向如今的對抗,政局動盪不安,連帶香港也進入高壓統治,大家都要面對一個「說不出的未來」。中美兩國合作,由一九七二年尼克遜訪華開始計,歷時近半個世紀,如今兩國爭雄和對抗,不會是短短三五七年的事,還望不會是另一半個世紀。

  人生也就是如此,最左右我們際遇和命運的,與其說是出身、階級或才幹,不如說是時代。不錯,同學這代比起我輩那一代,大環境和際遇有所不及,但比起我的父祖輩,半生都離不開戰亂,仍算幸福得多。我常常說,一次大戰與二次大戰相距只有二十年,上一輩要經歷兩場大戰的洗禮和折騰,還未算上國共內戰(以及大躍進和文革),沒有甚麼太平日子好過。所以若然放遠一點眼光,人也會樂天一點。

  至於移民,我說每個人的條件不同,做老師的也不宜一概而論,妄下斷語,只能勉勵同學,不斷好好裝備自己,才是亂世中的王道。

蔡子強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