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談——幸福可以很簡單

  上周四開始,政府放寬限聚令,食肆恢復晚上可以堂食,一圍枱也放寬到四個人,久旱逢甘露,趕忙約朋友飯聚見面,尤其是疫情反覆,最怕過兩三個星期後,確診數字又再度上升,限聚令又再度收緊,大家又無得見。於是,周五和周六,以至下個星期的周五和周六,都約了朋友,講起上來,大家都有近半年未見。

  較為唏噓的是,在找食肆訂位時,赫然發現不少原來已經結業,當中有商場食肆,也有幾十年老字號名人飯堂,這場世紀疫症,對於很多人來說也真的是一道難以逾越的難關,為香港飲食業帶來一場災難性打擊,希望人材不會從此流失,不要影響到承傳。

  周六,約了三個友好,入了一趟元朗,去朋友開的郊外咖啡座,喝下午茶,黃昏再入流浮山走走。近日天氣很好,春光明媚,氣溫怡人,到郊外吹吹風、曬曬太陽,大家都過了一個久違了的愜意周末。從食肆侍應,到流浮山臨時停車場的阿哥阿姐,位位笑容可掬,好聲好氣,反映大家都實在呆得太久,能夠重新做生意,都格外珍惜,有種幸福叫復業。

  我們沒有在流浮山吃海鮮,反而返回元朗市區,到了元朗圖書館和劇院一帶,這裏晚上讓人逛得舒服,一洗元朗在前年七月後留給我的印象。進了一間橫街上的隱世小店,小店賣的是日本菜,全間店只得四張枱,菜做得精緻用心,價錢也不貴,我們叫了炸帶子、黑豚肉、燒牛舌、蟹腳雜坎,除了帶子比較普通,其餘三樣都做得十分出色,大家邊吃邊談,便過了一個愜意的晚上,幸福可以十分簡單。其中一位朋友,八月後就走,因此大家都格外珍惜這一晚。

蔡子強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