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談——我都係港台Cat 2

  近日,政府公佈香港電台的管治及管理檢討報告,作多項批評,罪狀之一,就是港台聘用相當多非公務員合約僱員,包括逾一千八百名俗稱Category 2服務提供者,形容「氾濫為大量職位」,指容易出現私相授受情況。

  其實,港台之所以聘用這麼多2類服務提供者,苦衷是過去幾年,亞視被政府收回公共廣播牌照後,港台要接收和營運相關數碼廣播頻道,節目製作時數增加近三倍,資源卻增加有限,巧婦難為無米坎,於是只有求諸外援,找人捱義氣,前立法會主席曾鈺成、前大律師公會主席石永泰、余若薇等這些響噹噹名字,都是這類。

  不妨告訴大家,我也是這些俗稱「Cat 2」人士。近年因心態改變,我推掉不少電視、電台出鏡機會,但對港台這塊金漆招牌,還是十分愛惜,碰上自己感興趣的題目和節目,可以跟觀眾分享知識與觀點,還是會抽空以「Cat 2」身份客串。近日做了十二集,跟觀眾分享香港飲食文化史的節目,把自己平時讀埋讀埋很多的書,跟大家分享。

  我所收的「車馬費」,講出來,大家或會唔信,跟我在報紙寫篇文章的稿費差不多,但相比,除了一樣要自己寫稿之外,還要舟車勞頓上港台,又要化妝出鏡錄影,還幸自己口齒尚算伶俐,通常一兩個take收貨,不用因NG而耗費時間。況且如今疫情下,一個唔覺意,像余若薇般,因做節目而與確診者有「密切接觸」,之後被隔離觀察兩周,影響正常工作,那就真的「喊都無謂」。這樣付出與收入完全不成正比,大家肯捱義氣,為的是甚麼?再說一次,還不是愛惜港台這塊金漆招牌。我相信當中很多人,只肯幫港台,如果是如今這個政府叫,「睬佢都傻」。

蔡子強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