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談——移民潮

  近日與朋友見面、飯聚時,話題總離不開移民,不是說如何籌劃,就是說某人準備離開,或某君已經離開。有些朋友走得實在太匆匆,又或者想走得低調,當以手機短訊通知一聲時,原來已經走了,就連見次面送別的機會也沒有。就算我去看醫生時,臨走時也被對方問及:「蔡生,你會不會移民﹖」

  我曾經寫過,去年沒有接受大學offer的DSE考生數目急升,情況讓人吃驚,我推論是移民潮嚴重,但卻被一個位高權重但卻「堅離地」之輩反詰,問我知否我教的大學被人怎樣叫,學生怎會不走﹖但其實我的文章裏早已指出,這並非個別大學而是一個普遍現象。剛巧上星期《星島日報》和《頭條日報》都有報道,今年香港出現移民退學潮,全港官津中小學學生流失逾一萬四千人!這可謂真相大白,孰對孰錯,再清楚不過。

  比起以往,香港今次移民潮的特色是多了很多年輕人,以及中下階層,原因是英國、加拿大及澳洲都大幅降低移民門檻,就算沒有專業資格,又或者豐厚資產,甚至是去彼邦讀幾年書,就可申請入籍。就如我一位年輕大學行政人員同事所說,以往移民只是中上階層精英的玩意,她發夢都沒有想過,如今卻發現原來過去進修幾年就可以,她又對香港前景感到擔憂,缺乏信心,於是毅然放下大學裏的「鐵飯碗」遠赴英國移民,給自己一個機會。

  當年達明一派的幾首歌,如《今夜星光燦爛》、《今天應該很高興》、《我等着你回來》、《末世情》等的旋律和歌詞,又在腦海徐徐響起。

蔡子強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