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談——食宵文化

  食環署公佈,火炭熟食市場將於三年後清拆,改建成市政綜合大樓。因為那裏近年也是中大生的「飯堂」,尤其是食消夜的熱點,引來同學一陣歎息聲,以及連帶「食宵文化」的討論。由於中大生很多有宿舍住,所以夜生活自然多姿多采,例如「上莊」、夜話,以至O Camp,或其他慶祝活動等,有時難免通宵達旦,午夜過後,少不免肚餓,衍生出「食宵文化」。

  記得當年搞學生會,會址在本部范克廉樓,鄰近中大「四條柱」門口,開會夜了,大家興之所至,到大埔道搭小巴,到大埔街市那裏的大排檔食宵,當時那裏叫「波仔記」,除了熱炒、小菜外,著名的還有潮州打冷,我記得每次光顧,會叫滷水鵝和大腸、椒鹽鮮魷等。

  很多年後,大埔街市舊址,改建成多層市政綜合大樓,二樓為熟食中心,但市政大樓限制亦多,食肆頂多晚上開到十點、十一點就關門,不符合食宵需要,於是中大生食宵熱點,轉了去火炭大排檔。據說,名物由潮州打冷,變成沙田馳名的乳鴒和雞粥了。

  ○四年起我回中大任教,試過有幾次跟學生到火炭大排檔消夜,近年再不年輕,十一、二點便睡,不符食宵所要的時間標準了;另外,也因為政治文化轉變,自己成了學生眼中的保守派,日漸疏離,多年未有跟學生再去火炭食宵。

  無論如何,食宵文化裏,大杯啤酒,高談闊論,旁若無人,飲多兩杯,說到激動處,甚至引吭高歌,或淚灑襟前,是少年輕狂歲月的一部份。

蔡子強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