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談——千杯不醉

  岸田文雄當上日本首相,有關他的趣聞軼事,也被媒體巨細無遺的搜括出來,近日我留意到有單是有關喝酒和酒量的。據說他好酒,且酒量冠絕永田町,可謂「千杯不醉」。

  有人可能會問,那麼國家主席習近平的酒量又如何?二○一五年兩岸領導人進行「習馬會」時,馬英九有直接問過習,習笑說自己酒量不好,年輕時比較可以喝,但後來是沒得喝(文革時期),甚至再後來,連吃都沒得吃了。有一次弄到一點西鳳酒可以喝,卻喝醉了,就這樣睡在雪地上,「幸好那時年輕,才十六歲,身強力壯,沒有凍死。」習又透露,當年周恩來喝茅台,酒量是一斤,習父親習仲勛曾當過周的副手,因此每當周喝了一斤,「通常父親就要上陣。」

  講開又講,在一眾開國元勳之中,總理周恩來的酒量是出名的好。據說當年二萬五千里長征,紅軍路經貴州,攻佔了茅台鎮,把那裏的特產茅台酒通通喝光,周恩來自己也喝了二十五杯,杯的容量超過一両。

  另一件軼事,那是發生在建國之後,話說當時許世友是軍中虎將,但卻也是個粗人,有時近乎橫蠻。他的酒量在南京一眾幹部中敢誇第一,他愛要求屬下跟自己鬥酒,並把酒量看作是人才與否的重要指標之一,讓下屬吃盡苦頭,有口難言。周恩來為了勸化他,有一次與他單對單比起酒來,也是喝茅台,大家估他結果喝了多少?尋常酒客一瓶已是極限,結果周卻喝了整整兩瓶(即是兩斤)!到了許不支倒下,但周仍可以勉強撐住。賭酒勝了之後,周恩來要求以後許世友不能強人所難,更要求對方保重身體,以後喝酒不許超過六杯,即半斤。

  至於香港,我便沒有聽過有哪位政要,有這種「千杯不醉」的酒量。

蔡子強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