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子強 - 檸檬批|潮談

近年因為疫情關係,中大長期上網課,校內人流稀少,長貧難顧,很多canteen(包括有二、三十年歷史的)紛紛撐不住要結業。上周四又有一間canteen last day,那便是在中大開業三十多年的「Med Can」(醫學院大樓小食店)。

比起其他canteen,今次Med Can結業格外引發漣漪,因為它有一個十分形象化的icon,那就是被稱為中大「名物」的檸檬批。

我在中大讀書時是新亞書院學生,到了後來教書時則在聯合,所以不是時常會走到Med Can那邊用膳,卻不會不知道那裏的檸檬批。這件檸檬批,面層是幼滑的忌廉,中層是清新的檸檬雪芭,底層則是香脆的粟米片,三者加起來,味道和口感俱佳,且價廉物美,莘莘學子負擔得起。細個冇錢,甚麼都覺得好食,一件檸檬批樂上一整天,當大家做完project、趕完paper、考完試,往往以此獎勵自己。

這款檸檬批出名到一個地步,有次記者入來中大採訪我,完事後,她問我如何去Med Can,原來她要買檸檬批回電視台跟同事嚐鮮。這位記者不是中大校友,連她都聽過檸檬批的大名,不愧為中大名物。

又有一次,有位官員朋友入中大探我,他又問我能否跟他一起去Med Can tea,好讓他緬懷一下「那些年」的時光(他是中大校友),當時他特地要叫的,也是檸檬批,還有雞蛋糕。這位官員位高權重,定必見過世面,吃盡珍饈百味,到頭來,多年來縈繞心中,仍是那件檸檬批。

以自己為例,畢業後,到過很多地方旅行,也吃盡各地佳餚,單以檸檬為例,我便吃過法國十分有名的檸檬撻Tarte au Citron,又在意大利盛產檸檬的Sorrento,吃過多款檸檬糕點,但至今仍留在腦海的,卻也都是那件檸檬批。

食物留在腦海裏的滋味,往往不在於烹飪和食材,而在於記憶,尤其是年少時的日子。
蔡子強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