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子強 - 三個講波佬|潮談

上周五,幫中大逸夫書院籌辦了以世界盃為題的周會,周會採取對談形式,講者包括呂大樂、馬嶽及我自己。我們仨都是學術圈裏的球迷,會風塵僕僕去現場看世界盃。記得二○○六年德國主辦那屆世界盃,我和馬嶽還跟大樂在意大利對澳洲那場波,在漢堡球場中不期而遇。

我們仨還有個共通點,就是都為逸夫書院教過同一科通識,那就是「足球的社會科學視野」,以社科中各種理論,探討球場內外階級、種族、性別、政治、經濟等議題。

在沈祖堯當校長期間,中大曾辦過決賽夜,校長和師生一同看世界盃,那次是二○一四年德國對阿根廷,我們仨都在現場權充講波佬,此外還有區家麟。那晚大學高層和師生關係融洽,如今,俱往矣。

很多年前,我們仨都為香港一份報章的足球版,撰寫過足球專欄,成了「鄰居」,且一寫便寫了幾年,緣份非淺。大樂和馬嶽都出版過討論足球的書,分別是《我們的足球場》和《教授足球》,但我沒有這個福份,但每逢世界盃,我還會在自己的報章專欄寫分析文章,由老本行社科政經分析,到純粹的球評都有。

周會中,大樂透露自己讀中學時也有踢波,由前鋒、中堅、右閘都踢過,據我所知,馬嶽讀書時踢前鋒,而我則打龍門。至於水平如何,當然大家都心照不宣。看看我們今天的崗位,大家都不難想到,我們的專長始終是分析,腦袋發達過四肢。
蔡子強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