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誠勿遊——一家茶禮也不見

  我是兩面人?食咗兩家茶禮?

  當我見到兩岸網民排山倒海的冷嘲熱諷,開始認真面壁思過。

  五年前的傘運、三年前的旺角魚蛋事件,我沒有太投入,在專欄及社交媒體上隻字不提,保持旅遊達人的政治潔淨。於是,平穩安全度過。倒是八年前的反國教,我在二○一一年的專欄中屢次引用自己的童年文革式政治教育,婉轉表達了自己的不滿。

  父親節那晚,為了自己的女兒,為了香港的兒女,我只考慮了五分鐘,五十歲人,第一次表態。不知地厚天高,未見過一家茶禮,何況兩家?六月十七日,為良知站了出來,用行動為和平加油,用文字為香港人正名。

  一發不可收拾。那年盛夏,久違的熱血開始沸騰,四個月間,茶飯不思、日夜追看live,每個小時都追新聞。雄心壯志、義憤填膺、徬徨午夜、晚星墮落,甚至嚎啕大哭,為倒在血泊中的香港。此為本人的半世紀第二次,回憶上次看新聞哭泣,已經是一九八九年仲夏的大學生時代。

  我一向不遮掩自己的情緒,頻頻化為文字,廣見於專欄、專訪及社交媒體,罵港大校長丶月旦月娥、出得嚟行就預咗要還,終於惹來集體舉報我。我的忠實讀者應該清楚,其實大中華膠鍾情華夏文化,絕不支持「港獨」,並不勇武激進,更非行動派,連冷氣軍師都談不上。今天絕大部份指罵雙面人的網民,既不Fact check, 枉費我筆耕十多年的幾百萬文字,人罵亦罵。只是人過半百,血仍然熱、心仍是痛。願所有的香港人冷靜下來,遠離仇恨、遠離危險。

項明生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