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誠勿遊——京都紅葉坐禪

  如果沒有了禪,京都只是一個遊客人滿為患的古裝街影城。很多遊人以為穿上漢服,就是文化自信,到京都亂穿浴衣,以為是和服。真正的京都人,是不屑當面吐糟的。大媽高分貝口吐厥詞是泥漿摔角,揚起的泥巴會弄髒西陣織的一角。京都人會鄙視地用眼角一掃,然後頭也不回。

  我每年的京都團都遠離遊人喧嘩,安排去寺院坐禪、抄經。去年選擇南禪寺,在冰凍大殿內坐禪,有點太嚴苛了。今年找到一座有楓葉園景的退藏院,位於日本最大的禪寺妙心寺內,供這次京都奈良紅葉米芝蓮團的團友做禪修之地。到達這座六百多年歷史的妙心寺,寺域達大約四十三公頃,是維園兩倍有多。上午秋日陽光輕盈地照射到庭院,將紅透似血的楓葉打得晶瑩剔透,似水晶燈一樣閃避不停。師傅帶領我們打座,數息之時,是打開雙眼。但是一打開眼睛看見的這幅如畫美景,秋風起,一支香的時間,吹皺幾片楓葉,華光七彩在流動,色心也動了。

  師傅十分年輕,今年三十五歲,很友善,打完坐後和團友逐個拍照,同上次南禪寺嚴厲的師傅很不一樣。還主動帶我們去逛「余香宛」,團友余生戲言這花園是他家的,其實是「贈人玫瑰,手有余香」(餘與余字相通)之意。花園在二十世紀六十年代中期建造,被視為昭和時代最佳園林之一,其石山花園是在十五世紀由著名畫家狩野元信設計,奼紫嫣紅、層巒疊翠、流水淙淙,最重要是遊人罕至,團友都拍到捨不得走。

  我一早預約了精進料理,在花園中的茶屋準備好。茶屋中的日式障子做相框,再望出來這鎖不住的滿園秋色,這午餐何止是舌尖,也是雙目的盛宴。

項明生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