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誠勿遊——Work From Hill

  我是慚愧的。四體不勤,因為家中的洗衣機、吸塵器、洗碗機等家電都統統沒碰過。五穀不分,因為曾經夜夜笙歌。

  瘟疫蔓延,家中沒有工人數周了。馬死落地行,我開始學習如何使用這些熟悉而陌生的家電。一開吸塵器,想起了上次用這玩意,是在三十年前的大學生寄宿時代。才發現現代吸塵器好用了一百倍,不用拉電線,也不必彎低腰。然後學習使用洗衣機,而晾曬剛洗好的衣服是一種生活享受,因為我極喜歡聞帶有洗衣粉味道的乾淨衣服被微風吹過的味道。去街市買菜到下廚,箇中無窮變幻組合的樂趣更勝行名店買衫配搭。

  一場突如其來的疫症,令每個月都飛兩轉的我停飛了。但沒有停擺,反而多了機會去了解我住了幾十年的西貢。原來小夏威夷徑的天然瀑布比伊瓜蘇瀑布更嬌小更仙氣,分別最大只是不用搭三十多個小時飛機,只需由家中步行三十分鐘。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百花林的國母墓前一望無際、層巒疊翠、山海相間、百花盛開,比伊豆半島不差寧靜致遠。

  Work from Home已經多年,沒有了秘書的生活已經習慣,也令我學習了如何好好利用香港的郵政服務,港幣二元的專業服務委實超值。我於是開始為書迷粉絲郵寄我十年來寫的二十多部旅遊書,讓大家以讀攻毒,不必社交,宅在家也可神遊四海。近日進化至Work from Hill,一早就鑽入深山做森林浴,大啖品嚐抗疫神器的芬多精。浸淫於山澗瀑布之間,恣意放題「空氣維他命」負離子。行到雲深不知處,就放我的無人機到三千里高空展翅翱翔。我是清都山水郎,天教分付與疏狂。悠然採氣飛鵝山,何需掛齒冠狀毒。

項明生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