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誠勿遊——沒有海參的崴

  海參崴的印象,不是想吃海參,是歷史根蘊。香港被永久割給英國十二年後,九龍被割讓同一年,海參崴在同一《北京條約》被永久割給俄羅斯。香港已經回歸二十三年,海參崴卻永遠也回歸不來了。

  帶團友登上鑽石公主號,離開橫濱港,展開青森睡魔祭十天日俄深度遊。最令我渴望的港口,是登陸曾為故土的海參崴!

  第四天,船泊北海道函館,然後經日本津輕海峽,駛向海參威港。船員給我看航海圖,令人氣憤,中國東北就在日本海咫尺之遙的十五公里之外,變成了內陸地區!這地割得太兇狠,俄羅斯由烏蘇里江一直劃下來,細長地一直劃到北韓,偏偏不留一個出海口給東北。使東北只可以隔着海參崴,遙望日本北海道而不得通路。

  第五天朝陽升起,一覺醒來,打開窗,忍不住大叫一聲:「早晨!海參崴!」

  碼頭在市中心,這個號稱俄羅斯在遠東的最大城市,不算太大。一眼望完,城市依山而建,沿岸是灰灰黃黃的新古典風建築群,山上是蘇聯風的野獸派公寓大廈,有些突兀醜感。氣派不及新古典風格博物館的聖彼得堡,小清新也不如北歐諸港如斯德哥爾摩。這或許是我的偏見吧!

  海中停泊了八艘銀灰色的軍艦,遠眺就是著名的金角灣大橋。這金角灣地形像一個回力標,形成一個天然良港,細細長長的入口易守難攻,也成為避風港,終年不結冰。亞歷山大二世到底是彼得大帝的後裔,對海洋的認識遠超於北京城的咸豐皇帝。我們的郵輪就停泊在金角灣的轉彎處,有一天時間上岸去發掘這個曾經的故土。

項明生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