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誠勿遊——月圓之夜我搭上了前往長洲的慢船

  月圓之夜,我搭上了前往長洲的慢船。五號碼頭白天那麼喧囂擁擠,只有太陽西下,潮水漲起,人潮退下,才將這海港還給了千年寂靜。

  一千年前 孤懸星空的還是這一輪圓月,照亮了躲避蒙古軍隊逃亡的宋帝昺,惶恐灘頭說惶恐,零丁洋裏歎零丁。今夜兩岸霓虹星光燦爛,比銀河更加閃亮。一千年以後,世界早已沒有我,這兩岸的萬千光輝,可會還給海上的粼粼月影?

  慢船,緩緩駛離中環,今夜不眠的維多利亞港,燈火通明。這慢船怎麼這樣的快?我還來不及數清楚,船左舷閃爍不停的名廈,由尖沙咀去年才完成的維港文化匯領軍,到河內道的摩天豪宅名鑄、臨海的海港城、以及西九龍的一系列天璽、擎天半島、君臨天下等六十層以上的摩天大樓都是新富的豪宅。

  船右舷爭輝亮燈的名廈全是商業大廈,包括灣仔會展中心、後面的中環廣場、延伸到中環的中銀大廈、長江中心、真正的中環中心、臨海的信德中心等等, 張燈結綵、爭奇鬥艷。都不及兩岸海傍最高的兩個巨人︰位於港島的全港第二高建築IFC,位於九龍全港最高的建築ICC, 遙相呼應, 完美對稱。

  但今晚的主角卻不是兩岸的摩天大樓,這滿江的紅燈綠火,因為兩個巨人頭頂還有玉潔冰清的一輪皓月。任由這香江上的名城,已經摘下了世界上最多摩天大樓的桂冠,但仍不敵那月兒上藐視所有人類任何建築的廣寒宮,那坐在桂樹下的吳剛坐看了千年光景。

  別了星火斑斕的維多利亞港,駛進硫磺海峽時,回看港島與九龍已經燒成一片燈海,散落在海面都是亮晶晶的閃爍不停,串成一條偌大的鑽石項鏈,晚晚獻送給廣寒宮的嫦娥,佩戴著睡覺。

項明生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