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誠勿遊——世界上只有兩種事不能等

  好不容易走到二○二○年的十二月。這一年,由新年起就風聲鶴唳,但總算一拐一拐地走過噪動的夏天、失落的秋天,來到第四波的冬季。

  人生太長,我們都怕寂寞。人生太短,我們怕來不及。

  今天走過台中街頭,看見一個沒頭沒腦的廣告:「世界上只有兩種事不能等。一是: 二是: 」全部留白。我想填上去的答案是:第一不能等的是:旅遊。再不去旅遊的話,我們都老了、走不動了、咬不動了、爬不上了、吃不消了,於是終老在井底。

  我曾在南極目睹一個上年紀女遊客,坐在郵輪上,因行動不便,不能登上冰川,同企鵝近距離接觸。她來自英國,用了十幾萬元及半個月假期,到南極但臨淵羨魚。我有機會同她一齊吃午餐,她告訴我,年輕時自己是企業老闆,一直到幾年前還在打拼,根本沒休息過,身體愈來愈差,當她發現是一個窮得只剩下錢的富婆時,為時已晚。

  第二不能等的是:運動。再不做運動的話,我們已經躺在劍橋(不是英國那個,是大埔那間),動彈不得、方便不得、睡不着了、醒不來了。

  有人問我為甚麼這個時候跑去台灣?答案很簡單,不能再等了,我在香港等了大半年,沒機會出行。然後噩耗傳來,健身院也因限聚令關門大吉。沒有旅遊與運動,人生還有甚麼樂趣呢。我們沒有水晶球,不知疫情何年何月終結。但如果可以掌握自己的生活,環島旅遊、天天跑步,在此疫情蔓延時,也是幸福。

項明生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