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誠勿遊——日出2021

  六點鐘,被窗外鳥鳴叫醒,這叫聲和去年的不同,或因鳥兒知道今天是元旦日。我拖着去年的疲憊不堪,揉着又老了一歲的眼睛,抓一抓又少了兩條的頭髮,急不可待地去敲二〇二一年的門。

  打開民宿的落地玻璃門,迎面而來的阿里山怎麼長得這麼顏值超班,比那裏的姑娘還要美。

  太陽忙碌了,將金粉撒滿彩霞,阿里群山如水墨畫主角深深淺淺地,涉水翩翩而至。面前這海不是我們見過的洋,波不興,翻的是雲,覆的卻不是雨。原來我去年最後一夜就跌進了結界,如海明威筆下那個漁夫,獨自睡在這片輕柔如棉的海上,搖搖晃晃迷糊了一夜,只不過昨夜天空沒有打燈而我茫然不知。

  潔白如雪的雲與海之間,朝霞慢慢打開了一條拉鏈。紫紅色的彩虹迫不及待地發放金光萬道。黑壓壓的阿里山,在白紗雲海之中靜立,不理那白紗飄過脖子還癢癢的。這民宿山水清暉本是一個茶莊,樓下的茶田甦醒了,連田間飛過的鳥叫聲也是翠綠的。

  山嵐風起雲湧,只因拉鏈後的彩霞被熱得開始燃燒。燒得頂上的雲海幾淨,變成淺藍的天空,點綴一團團的三五百朵白雲。

  下面雲海更忙碌,白色棉花風起雲湧,跑來跑去,雲海罅隙中,紅色的尖尖屋頂忽隱忽現,山下的村落神出鬼沒。當天空的淺藍烤成蔚藍,雲朵也燃燒幾盡,光芒四射,阿里山日出了。

  那夜怎麼這麼的長, 這日出又怎麼這麼的快。

  我只想時間在這裏停擺,讓我今晚以及今年也睡在這片輕柔如棉的海上昏睡耍廢,盡情地浪費時間,那管那雲海下早已兩忘煙水裏的凡塵世界。

項明生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