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誠勿遊——故鄉的2021第一場雪

  二○二一年一月,初雪悄悄地飄落在亞熱帶小島的樹梢枝頭。你快來,聽一聽,雪飄下的聲音;你快來,看一看,銀裏素裝的福爾摩沙。

  一秒之間,忽然跌進了北海道的豪雪地帶。每一顆樹的樹枝都掛冰、每一條草也變成冰棒!遠山林海,冰清玉潔。天地寂靜、鴉雀無聲。好一個食盡鳥投林,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乾淨!

  風雪之間,我問自己為甚麼我會在肅殺冷靜的臘月,跌在這個陌生而熟悉的故鄉初雪?

  一個有遼闊視線的真正故鄉,並不局限於父母精子卵子掙扎的木牀邊緣。起風了,抬頭整條銀河滿天星斗都是我的故鄉;下雪了,我立馬穿越千里雪山回到了久違的故鄉。

  初次的故鄉,是一個陌生的台灣中部小城,一個我連街燈有沒有亮也不知道的地方,因我只是呆若木雞地望着夕陽下的電線桿那麼突兀而孤單,而每一條凌駕天空的電線,並沒有令那特別藍的天變得愉悅起來。

  直到下了二○二○年的初雪,在一月七日夜晚無聲無息地漂落在Mt.Sylvia(雪山,台灣第二高山)。我相約優雅空靈的Sylvia一同登山,踏雪尋梅。台灣和香港同屬亞熱帶島嶼,平地氣候溫暖,本來沒有機會下雪。但台灣是全世界高山密度最高的島嶼之一,三千公尺以上的高山也有二百六十八座。冬季每上升一百米氣溫降低零點三六度來計算,台中下跌到六度時,海拔三千八百八十六公尺的雪山之巔是零下八度,下雪是降水的一種型式,其形成條件與形成下雨是一樣的,差異僅在於當時空氣溫度的不同,雪是在攝氏零度以下形成的。所以只要在寒流的冬季登高,就有機會在台灣看到北歐一樣的銀白童話仙境。

項明生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