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誠勿遊——熱情及冷靜之間踏雪尋梅

  冬天這個亞熱帶小島,本來擁有全年地球上最佳的琥珀色陽光,和熙而溫暖,吸引無數異鄉候鳥來此棲息。但這兩年冬天,意外地變得敵意而寒冷。寒風吹不走夜晚的黑暗,額外漫長和孤清。每天醒來, 前面只有一條崎嶇而坎坷的隧道,不見天日, 一波接一波的寒流,刺骨地像西伯利亞。抬起頭望一下,窄長隧道原來沒有終點。

  抬頭尋找天空的翅膀,候鳥現跡影,玉山白雪飄零,滿山梅花怒放。

  在七百公里以外的另一個小島上,是一個銀色世界。梅花梅花滿天下,愈冷它愈開花。原來這句歌詞沒騙人,位於台中武陵農場,海拔一千七百米至一千二百米,溫度負五度至十度。寒流襲台,萬木枯萎,草地變黃。當山上飄起細雪,不畏冬寒,燦爛盛放的就只有這一種花。

  牆角數枝梅,凌寒獨自開。「歲寒三友」之中,只有梅是花。武陵農場種得最多的是紅梅,一大片粉紅色,如晚霞新娘,嬌艷欲滴。望上去和櫻花林有些相似,只不過紅梅樹不及染井吉野櫻高大,花瓣有區別。紅梅熱情,白梅冷艷,風一吹過,白梅林飄起了如雪的梅雨,淒美壯觀如同櫻花最後辭枝的櫻吹雪。大詞人蘇軾有詞句感慨︰「攜手江村,梅雪飄裙。情何限,處處消魂。」

  熱情及冷靜之間,還有另一股暗香盈袖。踏雪尋梅,尋的就是臘梅。雪霽天晴朗,臘梅處處香。連王安石寫的「遙知不是雪,為有暗香來。」 也是其貌不揚的臘梅。

  寒風吹過,眼睛被白梅林的悽楚梅雨震懾,但鼻子被暗香牽引。那一陣沁人心脾的清香,把靈魂攝走了,去了另一端自成一國的臘梅園。

項明生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