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誠勿遊——再不走我們就老了

  由「阿里山的姑娘」,唱到「玉山白雪飄零」,這些台灣百岳名山,我從來沒有攀登過,但透過鄧麗君和小哥的國語流行曲,進入了我的血液。

  「這綠島像一隻船,在月夜裏搖啊搖」、「晚風輕拂澎湖灣,白浪逐沙灘」,這些星羅棋佈的離島,即使在世界地圖上並沒標示,已佔據了我無數無眠的月夜。

  二千三百萬人口,還不及上海市人口,但如果華文世界沒有台灣的文創軟實力,過去半世紀定必日月無光。

  當我走在環島路上,阿里山和玉山慢慢不再是一句由小哼到大的好聽歌詞,逐漸變成是一個個有血有肉的人物和一場場令我驚鴻一瞥的風景。綠島和澎湖灣就由海水中一個個冰冷的經緯度數字,昇華成一篇篇有溫度的故事。

  離開台東前往花蓮的環島路上,一位背着大紙版的獨行俠在太陽下埋頭趕路,曬得黝黑的他穿着拖鞋背心,紙板上寫着「徒步環島,台北到屏東」,然後在屏東兩字上打了交叉。他叫許順添,今年二十三歲,退伍的第二天就開始徒步環島,一天走三十八公里十個小時,比一般女生多了一倍,因昨天認識的兩個徒步女生一天只走二十公里。本來他只想走一半,由台北到屏東就結束,結果在路上遇上另一個環島大哥告訴他如果你現在不環島的話,就來不及了,因這是一生一次的紀念,於是他繼續行走,原本計劃十八天半環島,現在預計三十三天完成整個環島。

  香港人平均壽命八十五歲計,一生有超過一千個月。大部份人的人生,都在平庸平凡之中被動地燃燒幾盡。能夠像這位年輕人,平靜而堅強地和自己獨處一個月,足以供餘下的七百個月回憶。

項明生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