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誠勿遊——花見那把殺豬刀

  春天對香港人來講,或者是在銀行排隊換新鈔封利是,或聞到帶腥味的蠔豉,才令我們忽然驚覺到,新春來了。

  春天有顏值更高的信使,如希臘神話中的「春神」叫波瑟芬妮,也只是神話而已。

  今天在台中新社的櫻花鳥森林,黃土之上藍天之下,賞染井吉野櫻的粉紅、台灣山櫻的桃紅、香水櫻的暗香盈袖、八重櫻的濃烈豔紅,千株櫻花全面爆發,將天空染成緋紅的雲霞,我拼命拍片,但若有所失。

  回家後將短片儲存電腦,看到去年今天的檔案夾「未剪2020河津櫻」,才驚歎,啊!原來整整一年了!

  去年此日,我一如往年,日本花見。河津町的天空是最嬌嫩的粉紅色,櫻花叢中只有鳥鳴,樹下沒往年的人聲,因疫病剛傳到和歌山。民宿主人說,有兩組東京來的客人取消訂房。我反而是樂見其成,沒遊客同我爭相恐後,可以獨佔日本最早開的櫻花。

  晚上看新聞,愈感不妥。果然三月回港後日本宣佈封關。我拍的河津櫻短片就此束之高閣,心想反正今年港人去不了日本,不如明年此時再放上YouTube,還以為過了一年,甚麼疫病都沒有了。

  這些短片被遺忘了三百六十五日,直到一歲一枯榮,漂亮的春天使者,不理疫情,不理你頭上的天空依然灰暗,翩翩而至這小島的山坡上。每一片花瓣上,都刻着去歲的寂寞傷痕︰「河津」。

項明生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