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誠勿遊——在台灣遇上星野

  上期寫了春天最美的使者——櫻花,而款待業界的最高境界,也以日本標準馬首是瞻。日本的靈魂在京都,花見時的京之風味,每分每秒值千金。以前在川端康成的大作中得知這種頂級人生享受,叫做おもてなし(款待精神),工作十多年才有能力入住京都傳奇的御三家旅館,包括我多次入住的柊家。還有渡月橋旁搭上小木船才能到達那位於嵐山之巔的虹夕諾雅京都,在空中茶座聽雪飄落在大堰川河聲音,時間就永恒了。疫情仍沒完沒了,京都已闊別一載。星野集團已經落戶在台中附近的谷關溫泉,還有一籃子桂冠,「台灣最貴飯店」「一個月工資住一晚」「入住率最高飯店」。即使在疫情蔓延時,要訂虹夕諾雅谷關,除了荷包夠深,還要有閒。因開幕就爆滿,最少提前半年預訂!「我們也預計不到!應該是運氣好吧!」虹夕諾雅谷關總經理田川直樹十分謙虛地回答我。畢竟現在是旅遊業寒冬,大部份飯店即使大減價,入住率徘徊在三成。虹夕諾雅谷關一泊二食價錢是百步之遙的谷關其他溫泉飯店的十倍以上,還長期客滿!

  田川先生笑得咪起眼睛,窗外陽光燦爛,山風吹過竹林嘩嘩,流水淙淙。黃昏風停,水之庭園無數的蘑菇形狀燈泡亮了,像宮崎駿筆下的童話森林,而這林中之精靈是一百五十歲的森天大樹。「我們並沒有砍伐一棵原生樹木,日本設計師將河道做成迂迴曲折,就是要避免傷害原始樹木。」庭園流水來自於山上的天然泉水,並沒有用上動力,淙淙不息,和每間客房私人溫泉泉水一樣,源源不絕地日夜合奏出日式的おもてなし。

項明生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