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誠勿遊——防疫隔離的恐懼與收穫

  去年我離家出走之時,香港是一波又一波的社區疫情爆發,每天都有確診個案,搶口罩搶到身心疲憊。風聲鶴唳,限聚令、限堂食等朝令夕改,人心惶惶。全球旅遊停擺,在香港行山走到水窮處時,應將自己鎖在一個一千平方公里的彈丸之地,還是大了三十倍的異地?

  我去年抵達台灣,台灣連續二百五十三天零本土病例的驕人成績,被稱為全球的防疫模範生。於是,我甘之如飴,乖乖地呆在台北的防疫飯店半個月,當時心情好像受刑前夜一樣忐忑不安,坐「監牢」,恐懼得要死。

  但恐懼是人及動物在大自然界生存的必要心理,一旦戰勝了,凱旋回來時就變成一個更強的我。每天早上八點起牀,開始做伸展運動及瑜伽,然後剪完第一條片之時,早餐送來了,開始拍攝我自己吃早餐。

  飯後沖茶,上網進修一下拍片及剪片技巧,繼續剪第二條片,中午十二點送午餐,我吃同樣的午餐,吃了七天,就是凱撒沙律及三色水餃。頭一個星期還有興趣試下不同菜式,結果發現最好食是水餃,最後一個星期我根本不轉菜單了,吃了過去一年的餃子份量。午餐後小睡,繼續剪片,過去十年大部份心機時間放在文字創作上,寫專欄以及旅遊書籍,去過旅遊過百國家,回家埋首寫作,將短片放進硬盤冷宮,一放,十年。

  唯有這半個月的隔離是一個十年難得的生活節奏停頓,讓我全心全意學習剪片,鯨吞超過一百條的網絡教學短片,然後將過去十年旅遊毛片剪輯了出來,重溫是一種愉悅,又多了六十幾條有主題、有內容的短片公諸於世。出關時,我懂得基礎拍攝手法及後期製作技巧了!

項明生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