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誠勿遊——狼轉性

  兩年前一個留日的內地優才生,告訴我他辭去日本大企業的優差回國,原因是日本職場文化太過佛系,公司都是不求進取的草食女、電車男。相反,北京、上海職場流行「狼性文化」,殘酷無情,你死我活,對初出茅廬急於求成、自命很好打而睪固酮旺盛的年輕人,鬥獸場比青青大草原更加具有魔力。

  「狼性文化」標榜的是野、殘、貪、暴,為達目的而不擇手段,蔑視遊戲規則,公司鼓勵狼人去消滅人緣好的兔子,而資源最後集中在狼人身上。想不到,過兩年, 最近他告訴我找到新的人生理論︰「躺平即正義」。原來上海的高樓價與高生活壓力令他絕望,怎樣努力也不可能安居樂業。我想起今年在台北遇到的另一個奇人,原來正是「躺平學大師」!

  我住在淡水套房時,第四天一大早七點半起身。第一次見到另一位房客,就是與屋主同住一間房的室友,原來是一個肥仔,他似乎整天在房間睡覺,從來沒見過他出門或出客廳,只是第一天從屋主口中知道他的存在。見他在廚房煮泡麵,我走過去搭訕。

  「我是夜貓子。」見我不明白,「白天睡覺,晚上不睡。」

  「那你晚上做甚麼呢?」

  「通宵看小說,看到早上,吃完早餐才睡覺。」

  「那你不用上班嗎?」

  「我正在休息一年,明年我會找工作。過了元旦吧!不,過了春節吧。」

  「那你怎麼維持生計呢?」

  「屋主是我的同鄉。我睡地板上。每天我吃泡麵,一天消費不到一百元台幣。」

  他煮好了麵,下了一粒雞精粒,拿著小鐵鍋,開始邊滑手機、邊吃麵,連碗也不用。「這樣少洗一個碗!」他認真地回答。

項明生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