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誠勿遊——燃燒中的綠島

  因為遲到了,我心急如焚。佳人有約經年,七月份到了門檻,卻因疫情封島而吃了閉門羹!

  公園的樹葉已經染黃變紅,台灣在八月底開放海灘及水域活動。我終於在環島的夏天機車尾巴上、藍洞秘境一躍而下、海底溫泉上的一輪圓月下、在月夜裏搖啊搖的這隻船上、熱辣辣的南寮大街上,唱起了這首久仰的小夜曲。

  台灣的離島都超級有個性,細味每一位都風采各異。位於台灣海峽的澎湖有濃厚的閩南特色,保留了很多清朝的閩式漁村建築同媽祖廟,金門馬祖固然和閩南關係更加密切。位於太平洋的綠島,更像南島語系的天堂小島,當我騎着機車環島,深藍色太平洋迎面吹來的海風熾熱而赤裸,沿岸黑色火山岩總令我想起彼岸的復活節島和加拉巴哥群島。

  所以清朝道光時,這島叫「火燒島」,海蝕作用後火山集塊岩如遇火燒般燻墨,騎車經過柚子湖、牛頭山時,氣勢磅礡的巨大黑石總令人驚歎。直到一九四九年,台東縣長認為此名不雅,火燒島正式正名為「綠島」。

  夕陽西下火燒雲蔓延, 這島仍然是火辣辣的燃燒著。華燈初上, 白天冷清清的南寮大街上, 春光正在呼嘯而過的機車上乍洩。身材姣好的辣妹帥哥, 毫不吝嗇他們的青春本錢, 將大街當作沙灘,一個比一個穿着清涼。一條接一條,修長的古銅色美腿招搖而過,兩旁餐廳的生意好極了,連續去了三間餐廳都全部滿座。街上的酒吧播放着來自巴西的小野麗莎輕歌,空氣中迷漫着南島語系小島獨有的慵懶,椰子樹的長影也掩不住青春的赤裸,這綠島的夜啊,原來不是這樣沉靜!

項明生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