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誠勿遊——花蓮偽出遊民宿

  「圓規」颱風襲港之時,台灣也受到外圍雨帶的影響,特別是花蓮,連續一周狂風大雨而停工停課。雨綿綿,車搖晃,坐上普悠瑪火車,車軌左側是一望無際的太平洋,千堆雪,浪淘沙, 海岸邊白頭浪花捲起,過了頭城、新城,就到花蓮了。

  「頭城」是嘉慶年間漢人開拓東部台灣的頭一個城市,「新城」則是光緒年間開拓進入花蓮的新城市,可見花蓮猶如美國的「新英格蘭」、香港的「新界」、太平洋的「紐西蘭」,都是新開拓之地,也是台灣最後開發的處女地。

  沒有古老的建築、也沒有歷史的包袱,花蓮可塑性更高。湖光山色一秒就變成歐洲的園林古堡, 這間民宿「雲山水城堡」, 堡主還是一個清秀的台灣美少女; 一秒又置身於日本古城小京都的金澤兼六園,這間民宿故名「金澤居」;聞到撲鼻森林檜木的芬多精香味,這間曾經輝煌的檜木工廠,華麗轉身成了一間民宿「檜木居」;下一站就飛去了千島之國印尼的度假天堂峇里島,三間Villa度假別墅的門窗家具全部由峇里運來,所以叫「峇里情人」。這四間花蓮民宿各具特色,異國情調濃得化不開,疫情之下,正好扮演「偽出國」。

  細雨綿綿,就像回到了峇里島的烏布,連天氣也一樣,峇里島每天下午就開始下雨。舉目青蔥一片,花蓮的水稻田面積雖然沒有烏布那麼大,但雨後那份翠綠欲滴卻是一樣。花蓮的民宿為何獨領風騷?因為台灣六成的民宿集中在東海岸三縣(臺東縣、宜蘭縣、花蓮縣), 三縣之中又以花蓮縣最多,高達二千六百一十一家民宿! 這次接待我的花蓮縣民宿協會理事長葉陳錦向我娓娓道來。

項明生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