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睇No.1
  • 28º
  • 83%
  • 2022年7月3日 星期日

非誠勿遊——夢裏不知身是蝶

  夢裏不知身是蝶,當我還是一隻蝴蝶的時候,我不知道自己曾跨過雲林縣那片林海上的雲,由「北客」(北部客家)的苗栗山城飛到「南客」(南部客家)的美濃山城,只為了追逐另一隻蝴蝶。只知道,每一隻蝴蝶都是從前的唯一一朵花的鬼魂,回來尋找它自己。我現在知道了,那朵唯一的花叫做高士佛澤蘭。

  每一次旅行,都是一篇沒有句號的畢業論文。全球只有兩個地方有越冬型蝴蝶奇觀,一個是我去年才不遠千里去墨西哥的帝王斑蝶谷,又騎馬又爬山,才得以一睹萬蝶齊飛的奇景!另一個就是進入秋分,台灣北部的紫斑蝶便順着東北季風南下,來到北回歸線以南的南部越冬,紫斑蝶群聚越冬的山谷稱之為「紫蝶幽谷」。牠並不是一個地名,是一種紫斑蝶群聚越冬的自然現象。

  早上蟬叫的聲音把我喚醒,雖然已經是初秋,位於美濃的美綠生態園的蟬叫得比手機鈴聲還要大聲!迷迷糊糊地走到蝴蝶園,無數紫斑蝶馬上從他們的蜜源植物上全部飛起,蜂擁而至夾道歡迎,日出而作是蝴蝶的作息時間,比我更加準時。

  紫斑蝶迎賓大軍引領我,到了一張鋪了客家紅色花布的竹桌子。紫斑蝶侍應小姐已經已經放置了米糕粿條等的客家早餐。我坐在小竹椅上,身後的紫斑蝶不停地扇動翅膀,我開始吃早餐。紫斑蝶開始表演早餐舞,在白色小花的高士佛澤蘭鋪成的大舞台上。晨光從樹梢輕輕柔和地灑下來,這是秋天最溫柔的擁抱。我見高士佛澤蘭的花蜜很鮮甜,料紫斑蝶見我的客家早餐應如是。我想起在厄瓜多爾吃的那個蜂鳥園早餐、新加坡動物園猩猩早餐,都是人與大自然最高境界的交響樂。



項明生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