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誠勿遊|世外桃源春雨櫻 - 項明生

這一月的春雨,像牛毛、像花針、像細絲,密密地斜織著,只是為了繡出疫情亂世之中,陶淵明描繪的桃花源,天地間最華美的那一襲長袍。
這襲長袍披在濕漉漉的馬路兩旁、沿着溪谷,蜿蜒沒有盡頭,上面繡的盡是淡妝濃抹的佳麗三千。淡妝的是河津櫻,粉嫩柔和如少女腮紅。濃抹的是台灣山櫻,艷紅如同探戈女郎的裙子。滿地落英,讓人不忍踏上去。

水光瀲灩陰也好,山色空濛雨亦奇,雨中賞櫻渺無人,垂涎欲滴水中花。春雨下的山櫻花,比帶雨梨花更惹人憐,何況淡妝濃抹的粉紅艷紅的長袍之上,還有一條又一條潔白如雪的輕紗,那是遠山谷之嶺婀娜多姿的層層山嵐,被春雨洗刷得白得發亮。

現實總是有太多的不堪,我們才會有夢。陶淵明身處魏晉亂世,才發了那個留傳千年的春夢,夢中那個漁夫因為太窮買不起GPS導航,才到了世外的桃花源。夢醒時分要作文,陶淵明才隨手將漁夫的戶籍身份定位在真實存在過的武陵郡。

武陵郡在隋(一說唐)時已經被廢,過了千年卻在台灣復活了。就在雲深不知處的雪山入口,清澈見底的溪流淙淙,兩岸芳草鮮美,落英繽紛,白梅傲骨紅梅嬌, 踏雪臘梅沁心脾,桃花紅李花白菜花黃,還有台灣原生的山櫻花,高大挺拔艷紅似火。櫻花林中,還有小塊的梯田平曠,阡陌交通,雞犬相聞,良田上盡是翠綠茶樹,蔣經國以其家鄉的古地名,命名這裏「武陵農場」。不直接叫「桃花源」,古雅得來不落俗套。君不見美澳紐的地名,都是大剌剌照搬英國的地名,或直接加一個New上去。下周就過年了,祝讀者虎虎生威,打敗病毒!
項明生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