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誠勿遊|郵輪的時代眼淚 - 項明生


去年今日郵輪上,人面夕陽相映紅。星夢不知何處去,夕陽依舊笑春風。
星夢郵輪,我的郵輪登台之星夢起點。二○一七年,我首次登上星夢的第一艘船: 雲頂夢號,在舞台上為乘客載歌載舞,自彈自唱,帶來了一個小時的《穿越時空環球秀》。二○一六年,我和陶傑專門前往德國世界最大室內船塢Meyer Werft船廠,見證了這艘名船的誕生,並拍成TVB節目《日耳曼的天空》,可謂見證這個亞洲第一個本土豪華郵輪品牌的呱呱落地。當年郵輪蓬勃發展,歐洲郵輪製造供不應求,定單已經排到四年後,雲頂集團買下這個德國船廠,為保及時制造郵輪。星夢郵輪專為華人市場度身訂造,提供高水準的海上中式料理,令家母讚不絕口,成了這郵輪的忠粉,我更樂於帶家人上船,因為省卻了無數訂機票酒店餐廳交通的煩惱。於是二○一八年春節全家上船,陶傑還委託我帶同其父母同行,一行人浩浩蕩蕩! 二○一九年春節全家又坐星夢的第二艘郵輪「世界夢號」去越南玩了五天,星夢郵輪是流動的饗宴,由日出大海,到日落天際線,夜夜笙歌,成為家族一年一度最歡樂的團拜場合。二○二○年春節訂了星夢去菲律賓玩,但因疫情取消。

一別就是永別,再見沒有再見。好花不會長開,海上饗宴熄燈。如果說新冠病毒擊敗了郵輪業,那麼雲頂集團在六年前買下的這兩家德國船廠在一月十日同日宣告破產,就成了壓垮星夢郵輪的最後一根稻草。

不要說坐郵輪,疫情封關,散居各地的家族成員已經連續兩年沒有團年了,大家只是卑微地在群組中回味,夕陽西下太平洋時,我們曾在星夢甲板上相映紅的舊相片。

項明生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