項明生 - 搖滾吶喊之恒春|非誠勿遊

春天有櫻花,也有春雷,震得萬物甦醒。春天有驚蟄,也有吶喊。我這個年紀,早已櫻花落盡水自流,沒有任何東西值得我去吶,也沒有力氣去喊,我只是半夜飲一杯紅酒時,聽聽Bossa Nova及Jazz。

住在台灣一個好處是,讓我參加特定時間的大型活動,如去年我去了全世界三大宗教活動之一的大甲媽祖遶境。而音樂活動最不能錯過的,就是這一個了。於是我就在二○二二年春天吶喊台灣祭的第一天,一個人坐高鐵再轉墾丁快線,前往四季如春的最南。永恆的青春無限放送,熱血的搖滾夜夜免費,這個地名也是風雨飄搖的同治年間才改的︰恆春。

一半是慕春吶之名而來,一半是貪新鮮得意,讓重金屬整晚搖擺炸爆我的雙耳,去甩頭吶喊去助威一下,記錄每個人都曾經擁有過的那個春天。那個不計後果,無憂無慮的青蔥歲月,那個精力過剩至無處發洩的不眠不休春假,即是已過了數十載寒暑而變得記憶模糊,在坐上輪椅之前仍然應該來一次恒春半島放縱地吶喊。只有在成千上萬的青春熱血之中,熱帶海風之中只有無限放送的費洛蒙,重金屬的震耳欲聾節奏之下,一齊手舞足蹈,一齊頓地,一齊Headbanging,中文為「揈頭」,頭如搗蒜,一齊大聲吶喊,這一刻我才會明白,這就是活生生的恒春之春,一年一度最大的音樂活動,歷史悠久的春天吶喊。

其實要參加春吶需要的不是金錢,入場免費,如果夠熱血的話,像年輕人一樣搭帳篷在草地上睡覺,整件事就很烏托邦,很胡士托。這一夜,我十八。
項明生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