項明生 - 回香港了|非誠勿遊

一覺睡醒,我又回到了起點。山中方七日,世上已千年。何況這一去,已經超過七百日。世上變得如何?入世之前,要入隔離酒店。

站在荃灣如心酒店的海景房窗邊,樓下是我很熟悉又陌生的荃灣,曾經是八十年代我中學時打暑期工的街頭,現在是我回港隔離酒店的位置。

如心酒店幫我升級了到海景房,景觀一眼看不完更看不厭。水平如鏡的藍巴勒海峽海景,貨櫃船如積木長方塊一樣緩緩滑動,遙望汀九橋方向,對面就是一水之隔的青衣,灝景灣及青衣城組成石屎屏風一樣的港式景觀,只能看到大嶼山的綠色山脊尖端。樓下是車水馬龍的荃灣公路,上午出九龍方向塞,下午就入屯門方向塞。一路之隔是新樓盤的海之戀平台花園及泳池,泳池白天塞滿人,晚上還會亮起夢幻的燈飾。

看遍世界各大城市的高樓風景,唯有家鄉的鳥瞰才有這般的熱情和感覺,只因為我太熟悉這城市了。相比上周我安排日本環島團在福岡Hilton酒店三十五樓金葉亭吃鐵板燒,也可以俯瞰整個城市,但我和團友並不清楚城市的建築及規劃,更沒有感情,看了一眼也沒甚麼感覺就去吃飯了。

情人眼中出西施,相看一整天也不夠。由清晨第一道曙光由獅子山方向升起,到赤鱲角機場起飛的飛機如一隻仙鶴劃破藍天白雲,最精采的一幕莫如日落前後足足一個小時的Magic Hour,到華燈初上的另一個小時Blue Hour,直接將太陽餘暉灑在海面之上、天穹之下,不停轉變金黃、鮮紫、寶藍等,上映了一場光與影眩目一百八十度寬銀幕大電影。加上酒店豐富的一天四餐,三晚隔離的時光如飛,明天要出關了!
項明生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