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睇No.1
  • 27º
  • 91%
  • 2022年10月7日 星期五

項明生 - 乳酪指數|非誠勿遊

在外生活兩年,返回香港,很多事物要重新習慣。港鐵多了屯馬線,出行要先掃碼,還有呢?

回家後,最不習慣的是,到處見垃圾桶,又不分類!兩年來第一次把廚餘倒進滿是膠樽、玻璃瓶、廢紙的垃圾桶,像犯罪一樣,內心痛苦糾結,像由文明社會打回原形,回到盤古初開的茹毛飲血原始社會,這是二○二二年的香港。走到樓下垃圾站,堆積如山的裝修廢料和彈弓牀褥,大刺刺地在陽光下示威。在日本和台灣,這樣的景觀早就上了新聞,被社會公審且受罸。在台灣我習慣扔大型垃圾,一定事前打電話預約,有公開價目表,扔者自付。垃圾徵費實施廿多年,我住的台中社區從來沒有人敢亂扔垃圾。

去一趟街市,「麝香葡萄」要叫返「晴王提子」、「文旦」叫返「柚子」、「酪梨」叫返「牛油果」,還有超貴的物價,牛油果二十港元一粒,台灣酪梨是二十台幣(五港元),最令我氣結的是,牛油果買回來切開是黑心的!原來香港牛油果是經雪藏的入口貨!不同台灣土產的酪梨,沒雪過,熟透了還是綠中帶黃還有香味。

還要習慣香港一百円店的東西,其實不是賣一百円,而是一倍價的十二港元(二百一十八円)。我每日飯後飲乳酪,日本明治賣九十八円(五港元)有四百克,要兩三餐至飲得晒,香港超市是九十八港元,味道遠不及北海道牛乳的醇厚;連台灣林鳳營特濃重乳優格也不如;我有趣的生活經驗,在台灣買四百克乳酪剛好也是九十八台幣(二十五港元),三地之中為中間價位。東京工資中位數為年薪六百二十萬円(三十四萬港元),香港為二十四萬港元,台灣為十四萬港元,以我獨家的乳酪指數來計算,東京生活最容易了!
項明生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