項明生 - 冬北海道秋京都|非誠勿遊

離開是另一場重逢。如果有絲絲的掛念,也是甜蜜的。

結束了一場旅程,又開始了另一場。

恍如隔世的感覺。雖然只是離開了日本數周,彷彿已經是另外一個世界。

雖聽說很多人已經移民走了,但我家去港鐵站的巴士總是滿客,連續三輛都飛站。留下呆等的我不得其解,過去我在台灣住了兩年、在日本兩個月,都沒有見過滿滿是人的巴士呢!

呆站在巴士站的亞熱帶的眼睛,看了一年三百六十五天的郊野公園鬱鬱蔥蔥,的確很美,的確也悶。

天地中的那襲更為華美的金秋大袍,此刻應該已經為北海道靜靜披上了吧?

北海道四季的換裝誇張而高調,我剛去的夏天是薰衣草海洋的紫色,秋天是銀杏和楓葉交織成的鮮紅鵝黃,冬天換了潔白無暇的雪裝素裹,春天就是滿目歲月的青蔥。

一個月後的此時,這襲鮮艷奪目的金秋大袍,已經由北海道傳遞到關西,我的京都楓葉團就在這時候出發了。其實金秋也是香港全年氣候最佳的時候,沒有了夏天的炎熱濕悶,也沒有春天的濕到發霉。但香港基本上是沒有冬天的,更遑論白色聖誕節。

可能是報復式的旅遊心態吧!秋天去了京都追楓,冬天就去北海道賞雪。此團也是一位在北海道二世古購入私家溫泉別墅的一位團友提議,我於是剛寫完京都楓葉行程,就開始譜寫北海道白色聖誕節六天溫泉之旅。
項明生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