項明生 - 北海道的日式新美學|非誠勿遊

世界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愛。香港人最愛外遊的海外國家,首推被戲稱為「鄉下」的日本。但這份愛,源自何方?

美。人的眼睛,天生愛望向美人,巧笑倩兮,美目盼兮,即使是剛出生的嬰兒也如是。

蒹葭蒼蒼,白露為霜。眼睛也愛望向自然美景,任何人都無法抵抗京都瑠璃光院的楓葉、乘小木船穿過小江戶「花筏」櫻花小河。還有日本的美食,不論是我的旅行團安排的藝伎晚宴,溫泉旅館精緻的懷石料理,還是街邊低至一百日圓(HK$5.6)的迴轉壽司,或五百日圓(HK$28)的博多豬骨拉麵,都令人口水直流。

所謂「食色性也」。北海道的色,一直位於日本榜首,也長居日本國民觀光點榜首。現在深秋是遍山紅葉,再過一晌就是銀裝素裹。春天換上粉紅的染井吉野櫻,夏天就是紫色的薰衣草海洋。除了簡單直接悅於目的色,北海道美得還有深度。

傳統的日式美學標準, 都是以不老美人的京都為標準。如黑川雅之所分析,要素是「微」,因為京都地小人稠。但北海道, 完全打破了日式傳統美學的框框, 這個明治維新之後才開拓的新國土, 千年來沒有受到《源氏物語》物哀美學, 茶道宗師千利休的「和敬清寂」影響, 充滿野心的北海道, 開拓出不同京都式的日式新美學。等我今晚10︰30翡翠台播出的《45日環遊日本》向大家展示。
項明生

hd